首页>互联网 > 正文

中国的高效物流网络和强大供应链体系是科技能力打造的成果

2021-06-29 15:19:32来源:经济参考报

透过京东“618”引爆的年中消费狂潮,可以看到的是中国电商正在激发产业创新能力和活力,带动产业转型和商业模式转型。而在第四次浪潮到来、新技术集中爆发的大背景下,电商无疑在中国新商业模式探索中起到了大的引领作用,引发了一代代新的商业架构的出现,从而使中国经济在全球更具竞争力。

今年“618”期间,京东物流服务范围覆盖中国几乎所有地区、城镇和人口,92%区县和84%的乡镇实现当日和次日达。如此高效的物流网络及其背后强大的供应链体系,建立在一个地貌最为复杂、人口世界第一的国家是难以想象的。

有观点认为,在这个速度时代,全球的国别经济不是被摆到一个技术、质量、成本等诸多工业因素的竞争赛道上,而是被摆在速度统辖一切的道路上。一直被排除在生产力数据之外且被赋予更高速度的时间,正在成为一种短缺的生产要素。因此,作为生产要素,时间的价值衡量方式是这样的:数据通信速度减物理实体运动速度的差越小,这种经济体的经济竞争力就会越强。也就是说,当5G时代数据通信速度保持基本稳定之时,物流速度越快则竞争力越强。中国经济领先全球的增长速度,已不能从成本的角度来解释,其深层次的因素是,我们创造出了比别的经济体更多的时间。可以说,中国的高效物流网络和强大供应链体系也是下一代工业革命的组成部分,它压缩了实际的社会物理空间,也在不停地重组经济空间。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的高效物流网络和强大供应链体系是科技能力打造的成果。中国互联网技术的积淀已然让各种新技术的探索越来越快,能力越来越强,而这将引领产业开创一个要素核聚变反应时代。

以京东提出的一体化供应链概念为例,所谓一体化供应链早已颠覆了我们通常所理解的物流概念,一言以蔽之,京东物流可以参与到客户的整个决策,用供应链的视角对各个环节进行审视,帮助客户实现全局最优而不是局部最优。今年“618”期间,京东智能供应链每天给出超40万条供应链智能决策,京东与64.3%的自营供应商实现了智能供应链协同。而基于智能决策的预售前置,也使今年京东“618”实现了200个城市的分钟级送达。正如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所言,现在的京东“618”已不是单纯的消费属性,而演变成了消费生产双重属性,成为一个链接消费端和产业端,推动数字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舞台。

“一张网,盘天下货。”这张网实质是一种数字形态与物理形态融合的、崭新的中国经济拓扑结构,这种结构所能释放的经济当量还没有被我们认识。我们目前所看到的全球最大的数字商业平台的建立、覆盖全国的物流基础设施的重组等波澜壮阔的产业重置,仅仅是认识中国经济新拓扑结构一些显而易见的线索而已,最为重要的结构变化才刚刚开始,那就是工业的互联网化革命。

正如业界资深专家罗清启所描述的那样,率先大规模的综合脱域运动已经把中国工业送入到一个完全有别于现代工业的工业频段之中,支撑全球最大规模工业体系所需要的最大的需求中心、最低的成本中心和最强的科技创新中心三大中心的作用,在大规模社会创新方式的冲击之下已经难以维系。原来的这三大中心是在工业的大规模制造体系的支撑之下而存在的,现在“千人一面”的工业大规模制造体系正在被“一人一面”或者是“一人千面”的定制体系所取代,大规模制造体系下的需求、成本、科技创新三大中心都必须锚在大规模的社会创新上,这是发达国家工业体系单纯依靠工业装备革命所解决不了的。

这种新模式的探索已经在电商平台显露雏形。京东早在2019年就建立的C2M平台正是这样一个定制体系。今年“618”期间,C2M平台联手品牌方反向定制了多款符合用户需求的新品,如“轻食电饭煲”“不用手洗破壁机”等,不少“出道即爆品”。可以看到,当每个人包括消费者都成为创新的主体,生产要素的组合创新方式将几乎不再受到限制,全社会都将被推入到一个大规模的创新时代。

面向未来十年,刘强东提出,京东将潜心打造新一代基础设施——京东数智化社会供应链,这是基于其对未来中国不仅是“世界工厂”更是“世界市场”的认知。如同罗清启所言,在未来的工业形态下,需求、成本、科技创新都分别是大规模创新的一个向度而已,这是中国工业革命向世界贡献的新的工业意义,工业将成为大规模创新的隐喻。因此,我们没有理由当然也不缺乏能力去最大规模地拥抱全球任何时点和任何地点的科技革命。(吴蔚)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头条新闻

最新新闻

精彩放送